刘同苏: 在教会内强设摄像装置的违宪性质

在教会内强设摄像装置的违宪性质
——教科书般的宪政案例

刘同苏

近来,浙江地方政府以公共安全为理由,使用国家暴力机器,强制在当地各个教会的礼拜堂内部安装摄像监视装置。该违宪事件恰是显明宪政结构和理念的典型案例。整个案例的关键是公共生活领域里面的个人权利问题。当地政府认为:教会的聚会是一种社会公共生活,其活动的场所就是公共活动场所,所以,受托管理公共事务的政府有权介入教会的聚会地点,将国家强制的效力适用于教会的活动场所。政府有权管理社会公共生活的一切领域,这恰恰是否定宪政的专制主义。除了对私人生活领域(经济与家庭)的保障以外,宪法规定的所有个人基本权利都是个人在社会公共生活领域里面的权利。宪政主义认为:私人生活领域(即人的经济与家庭生活)保证了个人肉身的维系与繁衍,是个人独立存在的物质基础。公共生活则是以个人交往为内容的社会生活。一方面,为了防止个人对其他个人或社会群体的危害,需要公共机关(即政府)管理与限制个人的无限自由;另一方面,公共机关的管理与限制,恰恰为了保障个人的独立人格(即自由)不被他人或社会群体所侵害。独立人格是个人存在的内在特性。若个人的独立人格被摧毁,具有独立肉身的个人也就不是真正的个人。独立人格意味着个人的终极自主;如果一个人的终极决定权在自己的肉身之外,这个人的有形存在也就不再独立了。宪法规定的个人基本权利,都是保证个人人格独立所必需的自由。没有这些权利,个人的人格就无法独立,个人也就不是个人了。这些权利之所以称之为“基本权利”,因为没有这些权利,丧失独立人格的个人将不成其为个人;而这些基本权利要由高于政府和法律的宪法来规定,恰恰为了防止政府和法律剥夺与侵犯个人在社会公共生活里面的自由。宪法高于政府与法律,就落实在个人基本权利不容政府与法律侵扰,而宪法规定的个人基本权利主要就是个人在社会公共生活里面的自由。在社会公共生活领域里面,仍然有不容政府和法律干预的个人自由,这就是宪政结构;而以为:只要在社会公共生活领域,政府就可以干预任何个人自由,那就是专制主义。就本案而言,即使教堂属于社会公共生活领域,但是,它也是宗教自由展开的场所,也是结社自由活动的场所,也是言论自由发表的场所,从而,在该社会公共生活领域里面,政府的权力必需受到上述宪法权利的限制。“自由”就是个人的基本权利,而“宗教”,“结社”,“言论”则具有人际交往的公共生活性质。教会是因个人自由选择之宗教信仰而自愿结成的非政府组织,是在社会公共生活领域里面行使个人基本权利的有形表现。以国家强制机关的监视介入教会正常生活,就侵犯了宪法赋予个人在社会公共生活里面的基本权利。

Posted in 同苏文章, 基督教与宪政 | Leave a comment

刘同苏牧师主日信息:燃起父母情怀的烟火

2017年04月23日 主日信息


   

经文: 诗篇 127

127:1 〔所罗门上行之诗。〕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
127:2 你们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劳碌得来的饭、本是枉然.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叫他安然睡觉。
127:3 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
127:4 少年时所生的儿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
127:5 箭袋充满的人、便为有福.他们在城门口、和仇敌说话的时候、必不至于羞愧。

   

金句:箴言:22:6

 
22:6 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

 

音频


Posted in 主日信息2017 | Leave a comment

刘同苏牧师主日信息:飘落在大地上的道

2017年04月09日 主日信息


   

经文: 马可福音3:13-19

3:13 耶稣上了山、随自己的意思叫人来、他们便来到他那里。
3:14 他就设立十二个人、要他们常和自己同在、也要差他们去传道、
3:15 并给他们权柄赶鬼。
3:16 这十二个人有西门、耶稣又给他起名叫彼得.
3:17 还有西庇太的儿子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又给这两个人起名叫半尼其、就是雷子的意思.
3:18 又有安得烈、腓力、巴多罗买、马太、多马、亚勒腓的儿子雅各、和达太、并奋锐党的西门。
3:19 还有卖耶稣的加略人犹大。

   

经文: 马太福音28:16-20

28:16 十一个门徒往加利利去、到了耶稣约定的山上。
28:17 他们见了耶稣就拜他.然而还有人疑惑。
28:18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
28:19 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或作给他们施洗归于父子圣灵的名〕
28:20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金句:约翰福音:1:14

 
1:14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

 

音频


Posted in 主日信息2017 | Leave a comment

刘同苏: 第三次围棋革命与人生棋局 (三)

刘同苏
根据2017年1月15日主日讲道节略

作为一位牧师,万事都是“中和”的。看电影,看的是人生戏剧;听音乐,听的是人生旋律;观棋呢?悟的是人生棋局。人生就是棋局;每日都是一子。人生的一子就是一堆肉加上附属的物体吗?人生的子力就是情欲,财富与权势的效力吗?如果人生就归结为这些外在形体及其运用,人不就是一个没有主体超越性的物件吗?人是一个有灵的活人;内在的灵性生命是人之主体性的依据。外在的肉身及其附属物体不过是人生棋局中子的形体及其直接围下的空;人生棋局的子力却是一种内在的生命力量,它使得人可以超越形体活出那无限多彩的主体活动。主体就是具有终极关怀的独立人格。理性不是终极性的,理性只能对有限的形体及其物化活动做回溯性的总结,由此,只能依据这种有限归纳的有限普遍做有限的前瞻(康德和波普尔都论述过这种有限的先验)。理性至多只是人生的定式。终极只属于无限,因为无限无可超越。终极不是一个龟缩在彼岸的空洞抽象本体,而是内住在有限之中,由此而内在地包涵了一切有限的实在无限。内在地从而无形地住在有限里面的无限就是圣灵(即无限者的灵)。圣灵以无形灵体得以内住于有限里面;以无限的圣性为有限提供了终极性。这种内住有圣灵的有限,就是主体,即有灵性生命的活人。依无限而终的人生之局,就是末世。主体就是以末世为人生基点的个人;真正的个人就是具有末世情怀的存在。有限的理性只能对形体内的物体做安排,从而,并不能使人生超出自我一步。无限的圣灵却从里面提供了超越自我的主体生命。只有作为终极而活动的,才是主体;否则,只是客体。唯有作为主体活动的,才是人生;非此,就只剩下物质过程。人生的子力就是作为主体的生命。人生也有外在的物质过程,但是,那只是承载内在永生力量的载器。人生的胜局在于子之形体,还是灵性的子力?这大概是不言自明的。

罪不是人生的错招,而是错误的行棋态度。罪就是局部立足从而过去定向的人生态度。罪的思维就是:无需以终局为基点,只要单单吃子占地就可以达到人生的胜局。脱离罪的拯救却是从未来而来。拯救就是终局的胜利先行进入人生的每一步;没有终局为背景,人生的每一步行棋都不具有人的意义,当然也就无法完成人生的棋局。人是按照无限者的形象创造的;人因为具有无限者的灵而作为主体活着。当人以有限形体作为自身本性,由此,便窒息了自身成为主体的可能。拯救用一个直接承载末世实体的子,翻转了每一子与整个棋局。每一个死子,只要进入该子所携带的胜局关系,就立即被激活,成为最终胜局的一部分。不过,即使是活子,由于激烈争战而来的无尽变化,每一步也未必能够达到终极的最佳。好在人生步伐的子力是由未来决定的,只要抱着悔改的人生态度,前子的效力就可以被后子的行走改变。终局只有在终局才实现,所以,子永远存在着盼望;子只有在终局的实在支配下,才可能进入终局(即达到终局的一步),由此,终局之子只能是永远的超越。

永恒不被时间穷尽;由此,被永恒临在的时间,必定是开放的。在当下形体里面最佳的效力,一定不是最佳,因为那最佳是未达无限的有限效力。无限才是最佳。永恒的临在具有一种内在的张力,即时间内含着大于自身的东西。永恒与时间的同一,从时间上看,永远是自我的未达;以永恒观之,则是自我的潜力。永恒的最佳指向未来,是永远保持潜力,从而,恒定地具有超越的张力。永恒的最佳不会凝结为物,而表现为活的主体生命运动。以国民生产总值为尺度的最佳不会是最佳,同理,数聚会人头的最佳也不可能是最佳。从外在看,永恒的最佳总是损着,其实,这正是其内在无限的表现。以外在形体论,耶稣的十字架是人生的最大损招,然而,永恒的主体生命恰在其中全然彰显了。永生是“道成肉身”的悖论,循着物质之子或理性定式的直线道路,无法企及永生的高度。积攒钱财与追求理念,赢不了人生的棋局;收集人头和死守增长学,也建立不了永生的教会。永生是极性对立中的超越运动,只依“道(生命境界)”而活在主体生命里面。

Posted in 基督教与哲学 | Leave a comment

刘同苏: 第三次围棋革命与人生棋局 (二)

刘同苏
根据2017年1月15日主日讲道节略

从与其对局者的体会里面,“阿尔法狗”的行棋似乎有以下三个鲜明的特点:(1)每一手都是正招,却不知不觉就被它优势了;(2)尽管是对局的高手各出奇招,但下到后来,它以前的招式似乎在等着棋局的变化;(3)它下了一些当时看上去不合棋理的损棋,后来棋局的发展却证明是好手。首先,棋是活的;好棋不是一个步骤,而是一个在对抗中变化着的过程;换言之,好棋不是一个独立的奇招,而是均衡行棋的一个瞬间。若以全局观之,前子的效力是由后子决定的;只有步步正招,一步正招才是正招。“中和”的整体观不只是用来终点性地判断当下的盘面,更是以终局的态度贯通整个行棋过程。“中和”的最佳不可能凝固在外在的棋盘上,却是活在棋手的对弈的主体生命里面。能够步步都以终局为考量基点的棋手,才会走向终局的胜利。纵向思路只能活在主体态度里面,而奇妙的招数本身已经外在化了。“中和”不是客观的智力棋招,而是主体的行棋态度。可惜的是,棋手常会无意识地丧失面向终局的态度,而迷失在局部的理性计算之中。“阿尔法狗”比人更好地保持了一贯的“中和”主体态度,这是它赢棋的法宝,也是它真正可怕的地方(哇!比主体还主体,这还是机器吗?)。其次,其实,每个高手下棋时都做通盘估算,但是,为什么棋手们会本质性地陷入局部思维呢?因为这种通盘考量仍然是形体意义的,也就是说,这种思维以形体凝固的盘面作为终点,从而,这种思维是向后看的(这恰是理性思维的本质)。当棋手把盘面的子作为已经物化的子,来估算它的效力可能,这就让物化的子来决定子的未来效力,却不是以超越的可能性来考虑该子的效力。简单地说,向后看的视野是用已经凝固的子决定其未来的可能,“阿尔法狗”的算法是用该子内含的未来可能性决定其子的效力;前者是过去决定未来,而后者是未来决定过去;前者是外在物化形体决定命运,后者则是用内在的活的超越可能性决定形体的走向。若以当下的盘面作为终点,未来的可能立即就狭窄了。如真的以开放的终局做基点,未来可能的幅度就张开了,具有想象力的着法就出现了。“阿尔法狗”不是在外在盘面上等着对手,而是就内在可能性而言先行在那儿了。围棋本就依赖于预判可能;“阿尔法狗”那种“倒过来下”的思维大大开阔了对内在可能性的想象。最后,局部的无理不等于全盘的无理,当下的损也不见得是终局的损;依照这种“中和的精神”,不难理解为什么“阿尔法狗”的无理损招会变成后来的好手。一子的效力本就不取决落地生根的当下形体;随着全局的变化,该子依照与诸子的变动关系而呈示出自身不同的内在力量。不过,笔者怀疑“阿尔法狗”每下一步,都定量地算清了未来所有的变化;它更可能是不拘子的死活与势的厚薄,不断地去发掘其内在隐藏的可能性,然后设计调动那种可能性的策略。胜局不仅是从前向后下的,更是从后向前下的。前子的效力是由后子决定的,但被后子决定的效力必须以可能性的形式预存在前子之中了。外在的效力是有形的,内在的效力却是无形的。只有在对抗的激励下,隐藏的内在效力才会呈现。由于对抗的相激,其结果的变化可以说是无限的。未来的可能性并不是一种固定的套路,也不是抽象的假想模式,而是在对抗中不断再次发掘子力可能性的对局视野。那些无理手也有其棋理,那就是超越的可能性棋理,尽管从向后看的当下外观看,它正与无理棋等同(这正是否定之否定的特征)。韩国棋手死缠烂打的风格并不是毫无棋理依据的(虽然他们自己并不自知);这种风格就是用拼命的激烈战斗发掘出自己子力的最大可能,李世石的“僵尸流”就是这种风格的代表(死子不仅能够复活,且可以具有致对手死命的效力)。持续以未来为背景,不断调整布局开发盘面诸子的内在可能,这可能是“阿尔法狗”的强大之处。定式与棋理都是中性从而直线的,而“阿尔法狗”似乎多少体验到了对立统一的圆性;更有可能的是,“阿尔法狗”会以更高的定量思维,激发人类转向自身的圆性。直线的理性思维是过去定向的一维态度;对立统一的圆性思维却是未来定向的超越态度。前者是外在客观的;后者是内在主体的。“阿尔法狗”革命激励棋手下未来之棋,可能性之棋,内涵之棋,从而,是动态的整体之棋。

Posted in 基督教与哲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