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同苏: 创世里的人类学奥秘 (四):十字架的奥秘

四:十字架的奥秘

上述的创世奥秘只是真理的正题。创世奥秘的肯定陈述必须包含着自身的否定并进而达到否定之否定,它才是无限或永恒的真理。创世奥秘的正题是:极性的个人必须信靠对立统一的上帝,才可能与极性对立的个人达成统一,由此而成为具有整体性人格的真正个人。该正题的反题是:极性的个人若不信靠对立统一的上帝,就不可能与极性对立的个人达成统一,因此而丧失整体性人格,从而成为违背自身本质(即上帝的形象)的死人。该正反题的合题是:(正)极性个人需经由对立统一的上帝而达成与对立极性之个人的统一,由此而成为真正的个人;(反)极性个人由极性出发而本能性地排斥对立同一的上帝以及极性对立的个人,由此,仅仅具有极性的个人是不具有自身本质的死人;(合)只有舍弃了封闭于极性的自我,极性的个人才可能接纳对立统一的上帝以及极性对立的个人,由此而成为具有整体性人格的真正自我。创世的肯定已经预含了罪之否定的可能进而拯救的否定之否定。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 Leave a comment

刘同苏: 创世里的人类学奥秘 (三):家庭的奥秘

三:家庭的奥秘

人类社会是一个整体的整体(a whole of wholes)。群体是一种聚合。在人类社会以外的群体都是由部分组成的整体。以蜂类或蚁类为例。蜂类或蚁类的群体是具有严密结构的社会。尽管严密的结构将蜂群或蚁群组织成为一个整体,但是,构成该整体的每一个群体成员却仅仅是整体结构中的一个部分,每一个群体成员都不具有独立的个性存在。工蚁不过是蚁群的脚或手;兵蚁只是蚁群的爪,刺;蚁王与雄蚁无非是蚁群的生殖器官。由于每一个群体成员只是作为部分而存在,它不具有独立的生存价值。当蜂群的食物资源乏匱,蜂群便减少或停止繁殖,以缩小群体的增长来应付食物的短缺;一旦蜂群停止繁殖,雄蜂立即被驱除出蜂群,任其自生自灭。峰是以群体作为独立整体而生存的;雄蜂仅仅是作为蜂群的生殖部分而存在;当群体的生殖功能停止,雄蜂也就作为无用的部分而被去除了。由于群体成员不是独立的整体,人类以外的一切群体都是数量集合;对于这类群体,每一个群体成员都只具有数量意义。由此,这类群体所构成的整体都是外在的,只是形体的联合或相加。人类却不同。个人承载着上帝的形象,所以,每一个个人都是一个整体(无限即整体)。就“具有上帝的形象”而言,每一个个人都是自在的,具有终极性,从而,独立为自由的个人。人类社会是由整体组成的整体。由于每一个个人都是不可重复的整体,人类社会是多彩的。个性都是质量性的;性质是个性的基础。单质的数量是可以通分的;不同的质却是排斥的。多质就是多元。多元的个人组成了质量性的社会。“元”性(即整体性或终极性)的个人是人类社会的基础。取消了个人的“元”性,就消灭了人性的社会。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 Leave a comment

刘同苏: 创世里的人类学奥秘 (二):婚姻的奥秘

二:婚姻的奥秘:

“耶和华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创世记2:7)“尘土”就是质料;“生气”或“灵”就是整体。质料是有限的,而整体则是无限的,于是,整体不可能解构为质料。整体的形式永远是灵。在尘土的形体里面有灵,就是个人了。灵赋予个人以整体性,所以,个人得以具有终极的个性,并由此而独立为个人。理性主义的解经又于此又终止了,似乎有限的个人可以独立地具有无限圣灵,就成为孤立的个人。于是,无限圣灵也变成了单质的普遍之物,用以涵盖中性的单子个人。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 Leave a comment

刘同苏: 创世里的人类学奥秘 (一): 性别的奥秘

一:性别的奥秘:

“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创世记1:27)性别的奥秘标志着一切受造物存在的奥秘。上帝是无限者的人格化。无限者则是整体或本体的别称。无限就是终极的整体,从而,是自在的本体。只有无限,才是无外的最终整体(若自身以外还有,就是有限,就是更大整体的部分);又,只有全然自足的整体,才是绝对的自在(即完全依据自己的存在)。这就是上帝;上帝是存在的存在,即存在本身(Being),从而,成为一切存在的渊源,依据或本质。上帝的创世就是将存在赋予有限存在。因为有限存在虽“有限”,却依然是“存在”,所以,上帝的创世无非是让有限存在分享了自身(即存在本身)。有限存在之所以存在,就在于“有限”里面有“存在”。有限本身不是存在;必须内有存在,有限才存在了。在创世里面,无限的本体是绝对之善,而有限的存在是好,因为出自绝对之善的都是“好”,因为所有的“好”都分享着绝对之善的本性。在“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的命题里面,一种特殊的受造物(即人)被赋予造物主的本性(即上帝自己的形象);由于该受造物承载了造物主的本性,该受造物存在了。理性主义的释经就此截止了。在理性主义的投影之下,“上帝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命题的互依命题被排除了。“上帝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成为了一个自足的命题,而其依存的命题(即“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被分离为另一个独立的命题,并降格为前一独立命题的低一级说明。于是,“上帝造人”成了理性主义的绝妙体现。一个纯粹单质的绝对理念普遍地覆盖了所有的中性个体(即个人),以此方式,上帝造了人。依照这种创世理论,不难理解为什么现代人都以上帝自处。既然单质的普遍上帝创造了一群中性而自足的单子上帝,那么,从本性上,谁又不是上帝呢?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 Leave a comment

刘同苏: 纪念家庭教会60周年

wangmingdao

 


刘同苏牧师信息

 

如不能观看, 请下载 http://mvccc.org/chinese/speech/JiaTingJiaoHui60.mp4

Posted in 家庭教会专栏 | Leave a comment

[转载] 我信,我望,我爱,故我在

转载: Coffee In Between

其实我总自负的认为,因为我喜欢写作,便有异于常人的细腻与敏感。这种敏感不仅体现在人群中对某一个人情绪变化的迅速准确的捕捉,更是对自己内心世界或汹涌或平静、或丰盛或匮乏的评估与表达。我思我想我恨我爱,只要逃不过我的心,就逃不过我的笔;而写在纸上的字,又反过来拷问心,这一来一往一去一回之间,心里的世界愈发的云翻雨覆,纸上的文字也入木三分。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提笔落笔间是真真实实思想的存在,感情的存在。我思故我在,我痴故我在,我哭故我在,我笑故我在。那一个或迷惘或坚定,或开心或难过的我,即便不露于人前,在这半纸天地中,却是无可遁形的。其实,我在自己的身上,包括父辈的身上,都看到了传统中国文人的一些优点和缺点。有着先天下之忧而忧的使命感,又有着怀才不遇的忧伤;有着指点江山的凌云之志,又有着舍我其谁的自大自负。这样的人,自出国以后,愈发少见了。不过就在上个周末,在教会福音营邀请的讲员刘同苏牧师的身上,我似乎看到了一些影子,但更多看到的是神改变的大能。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好文共享 | Leave a comment

刘同苏: 上下(二十七) ─ 与思辩者谈道

尾声:不是记录的记录

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申命记8:3

“话”可以让人活着,可见那“话”不是理念或文字。理念或文字只能充填理性,却不能喂养生命。生命只被生命充满,生命只被生命维系,生命只由生命生发。“话”必须是生命,才可能让人活着。“话”必须是活的,才可能让人活。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 Leave a comment

刘同苏: 复活,诗意地活着

复活,不是长生不老,不是局促在时间的平面上横向地永远延续,不是俯伏在质料的大地上苟延到所谓的“永恒”。永恒不是一种变相的时间,而是对时间的超越。复活就是永恒的临在,从而,复活不是时间的充值,不是时间在死亡以后的续接,而是时间的变质,是时间具有了超时间的东西,从而,使得时间成为了对自我的超越。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基督教与哲学 | 1 Comment

刘同苏:家庭教會與公民社會

家庭教會與公民社會

──從守望教會的戶外聚會,溫州護十架運動及佔中示威引發的爭議談起

編按:本會於2014年12月11日舉辦「劉同蘇牧師專題演講暨座談會」,本文是劉牧師在中華福音神學院禮堂的專題演講內容,由編輯室整理如下。

「香港佔中」、「守望教會戶外聚會」及「浙江省拆十架及三自教會護十架運動」,這三事件都有涵蓋憲法權利方面,我先從聖經的憲政原理來看現在的憲政原理為何;再來看在中國的公民社會的建立和家庭教會的關係;最後從公民抗命的角度來看這三個事件。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基督教与宪政 | Comments Off

刘同苏:关于家庭教会面对“社团登记”之态度的意见

本文仅针对当前形势而为家庭教会提供一个简略的个人意见;本人关于社团登记制度的神学与法学之全面思考可见:[上帝与凯撒的疆界]一书。

一:社团登记制度的性质与管辖范围

社团登记制度是国家以法律强制力保护个人结社自由(一种宪法权利)的制度。“社团”是个人自愿结成的不以经济利益为目标的非政府(即民间)组织。在本质上,结社自由就是个人组成社团的自由,也就是个人以团体的形式自由活动的自由。社团登记制度就是以法律规定的形式确定个人自由结成社团的权利。社团登记制度以法律规定的形式保护个人在社团里面的自由不受外部力量(包括政府)的侵扰,同时也不受团体本身的侵扰。该制度也以法律规定的形式限制个人的结社自由不得侵扰他人的权利。只要符合社团登记制度的法律规定,个人以社团形式的从事的活动就是自由的,无人有权干预。由于社团登记制度是一种涉及权利的法律制度,该制度的管辖范围仅仅局限在社团存在的外部条件以及外在行为。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