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灵性生活

刘同苏:真道似曲,肉身为弦

道在一个肉身里面活过,于是,世间就有了永生。旋律在声带上震颤,由此,月坛上就有了歌。如同歌的唱,道是活出来的;恰似曲的在,道鸣奏在肉身之上。 道的本质 “道成肉身”的道永远是生命性的。“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翰福音1:14),所以,一切不能活在我们中间的道都不是生命之道。道是活出来的,而不是想出来的。生命是不可解构的,因此,道也是不可解构的。只有在不可解构的层面,无限才可能在有限里面出现。有限理念的抽象从来未曾达到不可解构的高度。有限理念从“象”中“抽”出来的,都是有限,又岂能与无限的不可解构比肩呢?抽象的,都不是生命之道。生命是不可解构的,从而,不可解构的无限之道,只能由不可解构的生命活出。乐曲仅仅存在于自我和谐(即不可解构)的旋律中,而不会活在抽象的对位法里面。同理,道永远是不可解构的生命,而不是抽象的文字系统或者神学理念。

Posted in 同苏文章, 灵性生活 | Comments Off on 刘同苏:真道似曲,肉身为弦

刘同苏:林书豪认定最高身份是上帝的儿子

林书豪突然一下子身价从76万到1亿多,从一个默默无名的人到众人瞩目的人。我们要如何回应这个现象?每个人都用自己的价值观,自己的想法回应这个事情。有人关注成功,有人关注神迹,到底应如何看待?对此,刘同苏牧师在讲道中也对此事件进行了评价,以下是刘同苏牧师讲道的要点摘录。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灵性生活 | Comments Off on 刘同苏:林书豪认定最高身份是上帝的儿子

刘同苏:另一类SARS

有些病固然可怕,但传染性差,祸害来祸害去,也就是染病的一人而已。另一些病(诸如SARS)却不仅可怕,更以渗透和复制自身为特征;一旦祸起,不撂倒一片,绝不罢休。传销对于教会的健康恰似SARS这一类的传染病。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灵性生活 | 4 Comments

刘同苏:人性深处的反叛 ──谈主内的彼此顺服

“我不是为你服务”

常听人说,顺服神易,彼此顺服却难。为“不顺服”作辩解时,最常见的藉口就是“我顺服的是神而不是人”。这托词听起来颇似某些大陆售货员或售票员对他人批评的回击:“我为人民服务,不是为你服务。”将“人民”抽象化,从而回避具体的服务,这是那些服务人员态度的实质。同样,抽象的肯定却具体的否定,也是不顺服者的实质。除了那位“抽象”的神,任何具体的人都不足以让我顺服。然而,离开了具体的人,我们真能够面对神吗?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灵性生活 | 3 Comments

刘同苏:从“文化基督徒”到有生命的基督徒

“文化基督徒”往往把信仰视作一种理念形态,却不知信仰就是生命,而生命就是“活着”。

自以为是个“哲学王”

我到了北美好一阵子了。在中国的时候,我在一家研究院从事西方法学的研究。中国人对于知识分子都有不恰当的推崇,彷如有学问便可救国救民,俨如救主。作为一名高级知识份子,且研究的是超然抽象的法哲学,那是思考世界本质,拯救整个社会的“哲学王”。那时候我只佩服黑格尔、康德等故去的哲学家,在当代,我难得去钦佩一个还活着的人。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灵性生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