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散文

刘同苏:窄路是一种宽阔 ——致守望

窄路是一种高度
强权的威逼
名利的诱惑
贫困的阻挡
流言的攻讦
在一切重压之下奋力攀登
穿过台阶上的铁蒺与路障
终于在平台上窥见了十字架的至上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散文 | 2 Comments

刘同苏:开场白

人生也是一种自然,从而,人生也有季节。1997至1999是我的散文季节。本书所收的零零散散的一堆文字,都是出自那两年的光阴。据説那些哪裏也归不进去的文字,便被人归类标签为散文。喜幸有这麽一种无类之类,由此,下面这些文字也算有了一个文学头衔。这些文字原本与那种为文学的文学无关,是一位牧师的主日讲道。那时,我刚刚成爲牧师,因著两股人生的暖流而凝成了一种散文情结。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散文 | 8 Comments

刘同苏:灯与罩的对立统一

按照日常生活的一般意识,一个裸灯好像尚少点什麽,还不算是完全的灯。加了罩,灯就完全了,由此,灯罩成爲了灯本身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初看上去,罩与灯的功用是对立的;灯是发光,而罩却是遮光。单从有没有光来看,罩对灯不仅是多馀和累赘,而且简直就是障碍和敌人。但是,灯的终极目的并不是发光。灯是为我的,灯的真正功用是给人照明。一旦活的人构成灯之存在的内在目的,“发光”就不再是灯存在的全部。若从“发光”这个单一的嚮度看,灯是越亮越好。然而,过於明亮的光线会伤眼睛。试著去直视一个高亮度的发光体,马上就会体验到“刺眼”一词的实际含义。只要人还是灯的目的,对立的嚮度就不能从灯的存在中消失。这就是罩存在的基础。罩的遮蔽使灯的光亮适於人的需要。遮蔽与光亮的对立,在爲人服务的功用裏面得到了统一。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散文 | Comments Off on 刘同苏:灯与罩的对立统一

刘同苏:海的影像

夜的海深邃,明净,如同柔润的墨玉平铺在峭岩下面。在阴影中矗立的石崖陡峭,僵挺,直落百尺,与平缓温柔的海水形成鲜明的对照。尚未圆满的月亮映在海上,如同浸泡在海水里一般地沉浮,溶溶的月色在墨蓝的水面上泛起似有似无的光亮。海浪悄悄地涌动,不为眼睛所觉察,只见微波荡起的白沫轻盈地在海面上掠过。有渔火在远方明灭,渔夫尚在夜色中辛勤劳作,準备为明日的餐桌献上鲜美的海味。风迎面而来,海腥味随之漫过全身……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散文 | Comments Off on 刘同苏:海的影像

刘同苏:归宿

水,清澈。水域虽不开阔,几尾红鱼悠閒地摇摆著,却也不显得拥挤。有微光自一角隐约地渗透整个水域,或明或暗的水域在朦胧里孕育著幽静;只有当鱼儿转身时,忽有红光在鳞片上闪过。细白的沙石平平地铺在水底,不甚分明的影儿似有似无地印在沙石的平面上。一块陡峭的吸水石兀然而起,墨绿的石身沉稳地压住白色沙石的轻佻。红鱼漫步于石边,随意啄食石上的青苔,好像大家之主晚饭后消閒,在行过庭园时不经意地拈下盆栽树木上成熟的果实。成串的细小气泡在水域的一角不断升起,水泡持续的破裂声如同清脆的打击乐在庭园深处的花木下低奏。闲适的乐园。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散文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