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辩道

刘同苏∶表面和底面的差别 ──评《生命季刊》总第4期封面封底设计

画不只是色彩和线条的简单集合,换言之,画不仅仅是其有形的存在。画有意义;画因著自己的意义而超越了自身的有形存在。在这一意义上,画比自身更大。画的意义既是由画家的创作赋予,也是因观众的欣赏而呈示。两类行为主体(画家和观众)的活力在画中汇聚,便碰撞出艺术魅力的火焰。这生命与生命的对话就是画之意义的渊源。由这种生命对流而生自画自身却又说出了比画的有形存在更多东西的画外音就是画的意义。由于这画外的画(意义),画才有了活的生命。画会倾诉,画也会倾听。画会用自己的光焰点燃观众,画也会让观众心里的烈火汇入画的光亮。这活的画才是画艺术魅力的所在,才是画敲开观众心门的力量。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辩道 | Comments Off on 刘同苏∶表面和底面的差别 ──评《生命季刊》总第4期封面封底设计

刘同苏﹕疑信笔谈——读杨牧先生的《疑神》

宗教的首要是教人谦逊。一个人若是为有了宗教信仰而骄傲,自满,甚至因此鄙薄无信仰者,或动輒排斥与他信仰稍稍不同的人,便表示他自己还没有找到信仰,所以,他自己也在他自己鄙薄和排斥之列。一个人若因为自觉接受了上帝,心里喜悦,但又犹豫,感到有点难为情(这其中自以知识分子为最显著),便时时于言谈笔下带有defensive的防御意味,以及offensive的攻击企图,也表示他去宗教所愿教他的谦逊甚远,他再怎么说都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 ——杨牧《疑神》,洪范书店,民国八二年版,1页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辩道 | 2 Comments

刘同苏:世界之光 ——特殊啓示与普遍啓示的交汇

在处理文化使命的问题上,教会裏面存在著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两种观点都具有圣经的依据,却似乎完全对立。同一本圣经,却衍生出全然对立的观点,於是,便有了关於这种局面的不同解释。第一种解説设定圣经本来就是矛盾百出的,从而,引申出彼此矛盾的观点并不奇怪;这是不信基督者的解释。基督徒当然无法接受这一设定;对於基督徒,圣经是完全无误内在全然和谐的上帝的话语,不可能出现自我矛盾之处。据此推论,一旦从圣经中的引申出现了彼此对立的观点,则必有一方是僞證(即不符合圣经的);这是第二解释。在此问题上,教会中许多你死我活的争论,正是由第二种设定引发的。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对立双方的观点都来自同一本圣经,而似乎不能并存的观点在圣经本身裏面却是和谐共存的呢?本文正是爲了阐述第叁种设定,而引入第叁种设定必须运用与对立双方不同的方法。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辩道 | Comments Off on 刘同苏:世界之光 ——特殊啓示与普遍啓示的交汇

刘同苏∶在力与形之上 ──信仰思辨中的北京奥运

2008是奥运之年,2008也是中国之年,因为奥运会要在中国举行!当绵延五千年的古老华夏文化,与发源於古希腊的伟大奥运传统相遇,将迸发出何等耀眼的光芒!

然而,奥运之光加上华夏之华,就是北京奥运的全部光华吗?难道我们不应透过北京奥运的流光异彩,见到真正的奥林匹克精神,看到那以爱意永不止息地向全地提供力量的超越之光吗?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辩道 | Comments Off on 刘同苏∶在力与形之上 ──信仰思辨中的北京奥运

刘同苏:这个世界需要基督

2001年9月11日,纽约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惨案。在当日查讯教会弟兄姐妹和慕道友安全的电话中,有一位弟兄对我说:“这个世界需要上帝!”的确,这个世界需要上帝,这个世界需要为世界在十字架上舍身的上帝──耶稣基督。在此时机,我们更深切地感到:只有耶稣基督可以拯救人类。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辩道 | Comments Off on 刘同苏:这个世界需要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