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北京的故事

刘同苏:灵性的春节 ——北京的故事之五

春节是中国人最大的传统节日。对於一个具有八千年耕耘历史的民族,春天的起始不仅是万物生发的开始,也是农耕文化循环的起点。春节就是春天起始的庆典。“人丁兴旺”“五穀丰登”“恭喜发财”是各种春节礼仪式活动的永恒基调;春节不就是向未来一年发出祝愿的一个礼仪吗?除夕聚会不就是以阖家团圆的仪式预演一年的人生平安吗?以年夜饭啓动的系列大餐岂不是对丰收与饱足的礼仪化祝愿吗?春联的火红和炮仗的响动难道没有包含著兴旺与发达的祈求?去国十几年了,春节也早就成爲不时从心底深处泛起的怀旧思绪。没有呛锅油烟与饺子蒸汽的衬托,没有七嘴八舌评论和劈里啪啦爆竹的伴奏,由卫星天綫转播过来的“春晚”哪裏还有除夕的味道?即使到中国城领略了炸出几寸纸屑的鞭炮,那带有生造痕迹的硝烟裏面总是缺少了真正的故乡气息;在北京,那得是火光映红了夜空的每一个角落,爆响将满城的睡梦剪得七零八落(如果还能眯一小觉的话),纔能在初一清晨带著残冬寒意的料峭春风中,隐约地闻到作爲节日气氛底蕴的淡淡硫磺味道。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北京的故事, 同苏文章 | 2 Comments

刘同苏:小贺夫妇 ——北京的故事之四

讲道是生命与生命在真道上相遇。2003年10月,在北京东郊的一间家庭教会讲道。前排有两双年轻而渴慕的眼睛,话语的活水奔流而入,立即激荡起生命的浪涛;青春的躯体前倾著,似乎要溯话语之流而上直入那活水的源头。午餐的间歇并不能止息热情的探求,两位年轻人依然在询问和讨论。一天培训结束了,我出於牧者的习惯,告诉教会的同工,那两位年轻的弟兄姐妹很有追求,应当多加栽培。那位同工看了一眼说:噢,他们是刚来的幕道友。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北京的故事, 同苏文章 | 4 Comments

刘同苏:苏苏 ——北京的故事之三

“你在北京有妹妹吗?”在交托捎带物品的瞬间,远志明弟兄迟疑著冒出了这麽一句。我排行老六,从未有作哥哥的资格,怎麽捎东西捎出个妹妹来呢。原来接收物品的姐妹,其姓名与我的大号极爲相近,有排行之嫌,再加上两人都是北京人,这种联想也就愈加自然。於是,人还没到北京,却先在主内认了一个未曾见过面的妹妹。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北京的故事, 同苏文章 | 1 Comment

刘同苏:重做北京人 ——北京的故事之二

“向那种人,就做那种人,为得那种人”,这是保罗提出的福音工作的基本策略。到北京培训,这似乎是我这个北京人的便利。但是,面对市容皆非充斥著隔代年轻人的北京,我这个北京人也不敢妄称北京人了。在北京培训,就要做北京人;既然京味已经在域外的风情中消散,就要让脱离故土的根重新扎囘北京。一个观光的过客不可能改变北京的生命。北京的生命,只能由扎根北京的生命改变。重做北京人,这是在北京从事培训的前提。文化就渗透在普通人的日常生活裏面。重做北京人就是以归人的身份领略当代北京人的衣食住行。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北京的故事, 同苏文章 | 2 Comments

刘同苏:带著生命去中国 ——北京的故事之一

呼召与回应是共鸣。当圣灵的音波自天庭传来,埋在心底的生命乐弦便应声鸣奏起同一旋律。起初是微波荡漾般的轻柔,然後逐步加强,直至洪钟大吕一样的轰鸣,被震荡的生命循著上帝谱写的旋律而化作飞扬至地极的乐章。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北京的故事, 同苏文章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