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好文共享

[转载] 我信,我望,我爱,故我在

转载: Coffee In Between 其实我总自负的认为,因为我喜欢写作,便有异于常人的细腻与敏感。这种敏感不仅体现在人群中对某一个人情绪变化的迅速准确的捕捉,更是对自己内心世界或汹涌或平静、或丰盛或匮乏的评估与表达。我思我想我恨我爱,只要逃不过我的心,就逃不过我的笔;而写在纸上的字,又反过来拷问心,这一来一往一去一回之间,心里的世界愈发的云翻雨覆,纸上的文字也入木三分。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提笔落笔间是真真实实思想的存在,感情的存在。我思故我在,我痴故我在,我哭故我在,我笑故我在。那一个或迷惘或坚定,或开心或难过的我,即便不露于人前,在这半纸天地中,却是无可遁形的。其实,我在自己的身上,包括父辈的身上,都看到了传统中国文人的一些优点和缺点。有着先天下之忧而忧的使命感,又有着怀才不遇的忧伤;有着指点江山的凌云之志,又有着舍我其谁的自大自负。这样的人,自出国以后,愈发少见了。不过就在上个周末,在教会福音营邀请的讲员刘同苏牧师的身上,我似乎看到了一些影子,但更多看到的是神改变的大能。

Posted in 好文共享 | Comments Off on [转载] 我信,我望,我爱,故我在

陳中陵:《觀看中國城市家庭教會》讀後

中國城市家庭教會的群體聲音 ─《觀看中國城市家庭教會》讀後 陳中陵 到了2000年,家庭教會的話語權從農村轉移到城市,城市家庭教會內的知識份子,自主組織公共力量,訴諸公民社會平等理念,興起基督信徒群體力量,繼而聯結發出家庭教會群體聲音,強調要在中國政治體制內,宗教制度內改革。 中國大陸的家庭教會發展,隨著城鎮化的快速變遷,已從傳統的農村場域,逐漸擴張至城市空間,但是家庭教會的本質,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至今,仍然維持不變。

Posted in 好文共享 | Comments Off on 陳中陵:《觀看中國城市家庭教會》讀後

刘同苏(主日证道):给我一个生命的支点 (三) —— 推喇奴书院整理

改变生命的支点 如何获得支点 怎么获得生命的支点呢?耶稣基督说,除了我怎么活的方式以外,你不可能得到去天国之路。方法是什么呢?耶稣讲了一个旧约的见证,或者按世人的说法,讲了一个典故:“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约 3:14)摩西带领着那些出埃及的人行走在旷野里,很多人被蛇咬,仆倒死去了。当摩西用他的杖举起了这个蛇的时候,所有的人那个时候站起来重生了。 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比照样被举起来, 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 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4~16)

Posted in 同苏文章, 好文共享 | Comments Off on 刘同苏(主日证道):给我一个生命的支点 (三) —— 推喇奴书院整理

刘同苏(主日证道):给我一个生命的支点 (二) —— 推喇奴书院整理

属灵的重生支点 重生的支点 重生是非常重要的,重生就是我们一切的基点,至于怎么获得这个重生的基点,尼哥底母还是听不懂。尼哥底母说:“人已经老了,如何能重生呢?”我们都有点老了,比起小朋友来说,我们都已经长大成人了,怎么重生呢?尼哥底母不知道,在他属肉身的眼光中,他所想的一切的重生,仍然是肉身的。“我怎么重生啊?我不知道啊,我肉身已经在这里了!我已经长了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我的肉身已经做成了,我的财富也做成了,我的智慧也已经做成了,你怎么让我回到那个肉身的起点,去重新开始呢?”对尼哥底母来说这是一个挑战。

Posted in 同苏文章, 好文共享 | 1 Comment

刘同苏(主日证道):给我一个生命的支点 (一) —— 推喇奴书院整理

重生的基点 这是一段大家很熟悉的经文,它基本上讲的就是我们和主的关系,它透过一个以后重生的基督徒,来叙述他的见证。有意思的一件事就是,我们所看见的那些罪人,其实后来都是基督徒,尼哥底母后来成了一个教会的领袖,这些人以前都不信主。比如说,新约当中忧忧愁愁地走了的那个年轻的官,很多学者说这个人是马可,但不管是不是马可,他一定是基督徒,因为只有这样后来他才会将他的见证说出来。忧忧愁愁走的人太多了,那些真正走的人我们都不知道,因为他们没有在主内见证他们以前的罪和主的救恩。主耶稣其实跟很多知识分子谈过话,那些真的没有重生的人,他们的名字根本没有记载在圣经里面,但像尼哥底母这样的人,在后来见证主荣耀的时候,就将自己所承载的主的恩典向我们彰显了,在尼哥底母的见证中,我们看到了主的恩典是如何临到了一个罪人。

Posted in 同苏文章, 好文共享 | Comments Off on 刘同苏(主日证道):给我一个生命的支点 (一) —— 推喇奴书院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