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家庭教会专栏

[轉載]劉同蘇:去做神影響未來中國的事

如何關心中國事工? 【記者蔡明憲台北報導】包括台灣教會在內的無數海外教會及基督徒,都很關心中國的福音事工。依目前中國的局勢,該如何關心中國事工呢? 「眾教會要看到神目前在中國所行的,正在什麼地方?」美國矽谷山景城中國基督教會主任牧師劉同蘇受訪提醒,海外眾教會包括其他人種的教會都有一個問題,是只看到現在可行的路,以為現在中國政府支持三自教會,給了很多權利,也有很多有形的資產,就覺得要參與中國事工,可以跟中國政府或三自教會合作,因為政府開路給很多方便。 「但我們為了紅豆湯而要賣掉的是什麼?這要看清楚,如果僅僅是做一個外表的事工,而放掉了獨立信仰的堅持及神未來對中國社會及信仰的決定權,這很悲哀。」他再次強調,應該看神正在做工的地方,能拋去追求外表的功利性,而去做在神對未來中國的影響中。 家庭教會對未來有決定性力量 劉同蘇牧師進一步提到,家庭教會對未來中國的信仰及公民社會文化翻轉有決定性的力量。「若我帶了事工去,有5人、8人信主,或保持在一個地方牧養多少人,但忘了我們是要在源頭上帝那裡開始。不要忘記現在如果是做在神的心意中,以後可能是百倍、千倍的收成,是做在真的有含金量及決定未來的關鍵點上。」 他解釋,「既然神主要做工的力量是在家庭教會中,我們去做了,順便做了三自,我覺這無可厚非;但如果我拋開了五、六千萬的家庭教會─是對整個中國公民社會和教會走向有決定性的教會,而去跟因為有政府支持的交流,變成取代、避免甚至阻止關心家庭教會,這個就有問題了。」 「我並不排斥海外教會跟三自的交流,但要主次分清楚。」劉同蘇牧師如此說。 文章來源:http://www.ct.org.tw/1268215

Posted in 家庭教会专栏 | Comments Off on [轉載]劉同蘇:去做神影響未來中國的事

[轉載] 家庭教會60年 劉同蘇分析家庭教會對中國社會影響

【記者蔡明憲台北報導】66年來,台灣與中國政治領袖首次的「馬習會」吸引眾人關注;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過去60年來持續影響中國社會走向還有一股關鍵力量,就是「中國家庭教會與基督徒」! 中國福音會十月26日在禮賢會台北堂舉辦「家庭教會60年,維穩與維權」專題講座,講員美國矽谷山景城中國基督教會主任牧師劉同蘇精闢分析中國家庭教會對中國社會的影響。 劉同蘇牧師曾任教中國法政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赴美後曾在耶魯大學的法學院和神學院、那亞克神學院任訪問教授及研究員,對中國的教會發展、政教關係、信仰在社會文化建設中的角色等議題多有投入。 維穩與維權 劉同蘇牧師首先提到,50年代中期,中國政府已經控制教會發展,限制教會要以共產黨為元首。在這樣的衝突之下,有一部分基督徒「不願意把教會真正的元首耶穌基督放棄了,去遵循一個世界的王」,於是退到家庭裡聚會。一般即以王明道先生在1955年八月7日晚上被抓,作為家庭教會開始的標誌性事件,至今正好60年。「過去60年,家庭教會不僅在信仰,也在整個中國社會變遷中扮演重要角色,可惜今日很少人記念。」 他提到,在一般國家,維穩跟維權應該是一致的,但在中國特定的政治環境中,這兩件事卻是對立。「維穩」是將現存的結構穩定下來,不要發生變化,在中國專制主義走向公民社會的過度階段中,穩定的結構意謂的是專制主義的結構。這就與維權發生衝突,「維權」廣義是說個人應當享有上帝賦予「人」存在的權利。但還不僅是這樣,在法律上所允許一個人在某一個領域裡頭從事自由活動的空間,是法律的授權。 他解釋,一般是先有權利、後有自由活動;但社會中有人反覆自由的活動後,才被國家強制承認或接受,即是先有自由活動、後有權利。現在的維權不僅是維護權利,更是「創造權利」,如何創造權利且固定下來讓政府授權予所有人?就是「得要有人活過」。 劉同蘇牧師表示,家庭教會基督徒追求自由信仰,初衷並非為了創造權利;但我們是活出耶穌基督的生命,於是我們在仰望神的自由活動中,也會產生自由活動的空間,構成了權利在社會中出現的一個巨大的部分。 目前在中國,家庭教會在整個憲政運作中是扮演主導與領先的。因為家庭教會基督徒60年來面對國家的強制力,是用自己的生命活出來空間,這是很困難的。一個群體在國家強制力還未允許權利前就先活出來,就顯出家庭教會所信的神,真的大過地上的王,因著神的主權與能力,讓一群人活出來。 堅持獨立信仰的教會 劉同蘇牧師在中國曾聽到一位研究非政府組織、本身還不是基督徒的教授談到,當時全中國約有500萬個非政府組織,裡頭有80-100萬個是家庭教會信徒所組成的,所以他不研究家庭教會都不行。那位教授肯定家庭教會至少有5-6000萬名會眾,沒有哪個非政府組織有這麼多人,而且家庭教會體制比一般機構健全,也跟國際接軌。 劉同蘇牧師提醒他,還有一點忽略的,就是「委身程度」,因為家庭教會基督徒可以把整個命放進來,願為信仰捨命、被監禁。哪個NGO的會員會把命放進來?只有家庭教會是全然的生命擺上,也因此成為建立中國憲政和基本權利的主導力量。 劉同蘇牧師指出,最近中國政府拆十字架,是發現原來憲政是由這些基督徒所確立的,所以政府要維穩,不想讓基督徒帶出維權的力量。但積聚起來的這個力量,不是一天兩天形成,是家庭教會過去60年來的積累,現在才具有這種力量。 劉同蘇牧師表示,「家庭教會」是什麼?是在專制主義對社會生活的全面控制之下,以家庭聚會形式來堅持獨立信仰的教會。三自教會承認共產黨是元首,因三自運動宣言的第一句話就是「本組織是在共產黨的領導之下進行活動」,教會元首的改變,是家庭教會不能接受的。

Posted in 家庭教会专栏 | Comments Off on [轉載] 家庭教會60年 劉同蘇分析家庭教會對中國社會影響

刘同苏: 纪念家庭教会60周年

  刘同苏牧师信息   如不能观看, 请下载 http://mvccc.org/chinese/speech/JiaTingJiaoHui60.mp4

Posted in 家庭教会专栏 | Comments Off on 刘同苏: 纪念家庭教会60周年

刘同苏:在传统与新兴之间

温州家庭教会仅仅是由传统家庭教会向新兴家庭教会过渡时期的中间类型。所谓“传统家庭教会”是指在意识形态化的社会文化条件下于社会边缘地带坚守独立信仰的教会;所谓“新兴家庭教会”则是在都市化与公民社会建立的过程里面向社会文化主流展开独立信仰的教会。温州家庭教会是第一个由社会文化边缘进入主流的家庭教会,其自身的形式既有向新兴家庭教会进一步过渡的开放性,又不免于传统家庭教会的痕迹。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家庭教会专栏 | 2 Comments

刘同苏:“守望事件”:北京版的“唱红打黑”

“两会”结束了。“两会”的整个过程中,就在同一个城市并且于同一时间继续着的“守望事件”,以及十七位中国牧师提请“人大”对北京地方政府在“守望事件”中的作为实施违宪审查的要求,都未被提及。这既从远景里表明了“人民代表大会”尚很不“人民”的非“代表”性质;也在近焦中显示了“左”倾势力目前在中国政治进程里面的影响力。 阅读全文

Posted in 同苏文章, 家庭教会专栏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