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苏自白

牧师爷 –刘同苏

“爷”本是圈儿里人给的一个称号,缘由与出自身世的习性有关。最初也未见得是一个尊称。叫长了,也就带有了亲密的意味。自身是牧师,又有“爷”的称谓,加起来即是“牧师爷”。

牧师本是上帝的仆人,也是众人的仆人,似乎原本与“爷“字并不相干。但此爷非彼爷。在北京的地界儿上,“爷”字并不单指居人之上的上等人,也用以称呼从事某个专门行当的男人,譬如,蹬三轮儿的被叫作“板儿爷”﹔推而广之,“爷”的“头衔”也按在有特定技能,专样兴趣或者特殊类型的男人身上,能说会道的叫“侃爷”,发了财的就是“款爷”,成天迷恋炒股的叫作“股爷”。此类“爷”遍及三教九流,往往不太上档次。那些居高位者在“爷”字前面加上一个“老” 字,就是为了区别於从事於民间的那些“爷”们。

“爷”字应出自“爷们儿”,当然只限於称呼男子。京城里面,是个男子汉的(或自认为有汉子气味的)都称“爷”。台湾的教会里,称牧师的太太为“牧师娘”,所以,牧师被称为“牧师爷”也算是个对称。不过,这里用“牧师爷”,主要还是北京方言中的语义,应当特指“男性专职传道人”。牧师尽管谦卑,在灵性上气概上,也是一个“爷们儿”!由此,“牧师爷”并无居尊的涵义,实际上不过是一种带有地方风味的平民化称号而已。

Comments are closed.